网购分享吧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账号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查看: 1|回复: 0

谈一谈:思索了一下,扶着沙发扶手站起来了,两眼大放光彩2019/11/9 16:11:08

[复制链接]

 成长值: 861

3276

主题

3276

帖子

44

积分

二星VIP会员

Rank: 1

金币
15425
发表于 2019-11-9 16:11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这年棉花粮食都大丰收,村副业的效益也非常好,扶手沙发孟抱朴就装上1000元钱,带上20斤棉花和20斤小豆,要去城里。孙爱民要派车去送孟抱朴去城里,孟抱朴摆了摆手就自己搭车去了城里。  

三狗蛋媳妇赵翠珍跳楼后的结论是“自绝于人民”。文革死了那么多老干部,别人都甄别了,像赵翠珍一样死的,定论都是“被迫害致死的”,也给开了追悼会,而组织对赵翠珍的死,不长也不短,还搁在那里,像块石头。现在什么都顺了,孟抱朴这次进城里就想替赵翠珍再找找组织,摸摸里面的头绪。

孟抱朴先来到县委大院找县委书记。县委书记是老区的人,孟抱朴又经常找他跑金达变压器厂用的矽钢片等原材料,和孟抱朴不是一般的关系,一听孟抱朴这次是为了赵翠珍的事来的,就和孟抱朴实话实说了,说,赵县长的事,是地区专员老杨压着不办。孟抱朴就问老杨是谁,书记就说,当年搬走你桌子的那个区长老杨呀!回咱地区当专员了都三四个月了你不知道?孟抱朴就想起了当年的那件事情,就说,我的桌子他没搬走。书记就说,瞎说,我昨天去他那里,他还像宝贝似的在那里擦来洗去的!那张桌子我可知道,一跟他,就是这么多年,谁也不敢碰,谁也不让碰。谁要是碰他的桌子,他就跟谁恼。孟抱朴没话说了,就搭车去了地区。杨专员的专员办公会散会后,见孟抱朴在他办公室的门口等着,很吃惊,就把孟抱朴让进了办公室,给孟抱朴沏上了一杯龙井,问孟抱朴最近如何如何,孟抱朴都一一回答了,又问孟抱朴有什么事情来找他,要孟抱朴直说,孟抱朴就把赵翠珍的事情说了。杨专员就很紧张地连忙把办公室的门关上,说,抱朴呀,赵翠珍同志的事,地区没有不办的道理,可眼下就是不能办。孟抱朴问杨专员为什么不能办,杨专员不说,就把话题转变了,和孟抱朴说,昨天你们的县委书记来了,我安排他了,让他赶快提拔赵翠珍的儿子,不能在科局安排就在乡镇安排。孟抱朴觉着这和赵翠珍的事情没有一点关系,就沉默了,听到有人敲门,站起来说,我走了,就走了,杨专员拉也没拉住。

孟抱朴下专员办公楼的时候,碰上了杨专员当年的通讯员小李,孟抱朴又和小李说起了这件事。小李就说,抱朴老哥,你不要忘了,不管哪里的衙门可都是人开的!是人开的衙门可都有忌讳!杨专员不给你办,自由不办的道理,你也别很上心了。孟抱朴就往小李脚底下狠狠吐了一口吐沫。小李看到孟抱朴这样朝他脚底下吐唾沫,不服,就俯耳和孟抱朴说,赵翠珍的死,还有一条,是羞的!孟抱朴不明白,伸着耳朵继续听小李说。小李就斜着眼睛和孟抱朴很神秘地说,一个英雄的妻子,国家给了她荣誉和地位,她竟然还乱搞男人!死时,肚子里的孩子都好几个月了!小李说过,就看到孟抱朴脸色一阵蜡黄,继而浑身哆嗦。要不是小李手疾眼快,一把搀住了孟抱朴,孟抱朴就哆嗦到地上成一滩稀泥了。


孟抱朴从地区回来,就到了三狗蛋媳妇赵翠珍的墓上。孟抱朴想想三狗蛋的墓在县烈士陵园,赵翠珍的墓却在这郊区孤零零乱葬岗子上,就“扑通”一下跪在赵翠珍的墓前,一边嘟囔着什么一边掉泪,一边烧纸一边捶猛胸脯,“咚咚”的,恨不能把自己的胸脯捶烂。孟抱朴这样给赵翠珍烧了几把纸,最后坐在那里陪了着她说话,不停地说,絮絮叨叨地说。和她说了些什么,没有人能够知道。他感觉她累了,不让他再说了,他就擦了擦泪说,翠珍,你歇着,我去看看狗蛋。狗蛋在那里,也离不开我。

孟抱朴走到县烈士陵园门口,扶着大门的门垛把假腿卸了下来扛到肩上,就单腿跳跃着进了烈士陵园。孟抱朴每次来这里看三狗蛋都是这样走。孟抱朴这次来看三狗蛋,给三狗蛋行了三个军礼,最后一腚蹲在三狗蛋的墓边,掏出几个小菜来放在三狗蛋的墓边,又摸出了一瓶老白干和两个小酒杯,一一斟满,他喝一杯,就喊着三狗蛋的名字往地上浇一杯。天上的星星是三狗蛋,孟抱朴就和星星说一会儿话,喝一杯酒;地上的秋虫是三狗蛋,他就和秋虫说一会儿话,喝一杯酒;墓上的茅草是三狗蛋,他就抚摸着那些茅草,和茅草说一会儿话,喝一杯酒。孟抱朴说着哭着,哭着喝着,越哭越伤心,越喝越伤心,越伤心越哭,越哭越想说;泪水伴着酒,酒伴着泪水,泪水伴着话语,说的就是那些事。天早晨9点多了,孟抱朴才擦了一把泪水,哆哆嗦嗦装上假腿,离开烈士陵园,去看三狗蛋的孙子孙女。

孟抱朴最喜欢三狗蛋5岁的孙女汪筌了,人长得不但像她奶奶赵翠珍,和他孟抱朴也特别有缘分似的。汪筌只要是看到孟抱朴来她家了,老远就“爷爷、爷爷”地喊,炸伸着小手,跑着去迎接。


这次也不例外。孟抱朴慌慌张张把迎接他的汪筌抱在怀里,老泪不知不觉就“扑嗒扑嗒”往下掉了,掉了汪筌一小腿。汪筌不停地用胖乎乎的小手给孟抱朴擦,说,爷爷,你咋哭啦?妈妈说,好哭的孩子不是好孩子。孟抱朴把汪筌抱得更紧了,塞进汪筌胸口那个小兜兜里500块钱说,筌妮,爷爷没哭,爷爷眯眼了……把孩子放在地上,头也没回,拖起那条假腿就“噶吱噶吱”的走了。

“说什么皇亲与国戚,就是那王子犯法到开封,包拯断案与民同……”

孟抱朴是从城里高唱着《秦香莲》回村的。孟抱朴一个劲地唱,膀子一耸一耸地唱。从赵塘唱到草庙,从草庙唱到刘口,从刘口又唱回孟家村,调拿的不准,却很英雄气概,也很悲凉。孟抱朴这样在村里唱来唱去,很不正常,大伙儿就围上来问孟抱朴,劝孟抱朴。有村干部,也有普通村民,还有孟抱朴的近门子,谁怎么问,怎么劝,孟抱朴谁也不搭理,只管唱。有人就去喊孟抱朴的媳妇桂花,桂花撵上孟抱朴,一边往家拉他,一边说,你个死老头子,你这是丢的啥人呀你!孟抱朴就从地上摸东西打他媳妇桂花,桂花一生气就不管他了。孟抱朴这样疯了似的在村里来回唱,唱得就像鬼哭像狼嚎了,刚出差回来的孙爱民非常吃惊,问大伙儿,村长,恁会这样!?没谁回答孙爱民,孙爱民就扔下手里的东西去劝孟抱朴,说,您老别唱了,您老恁一把年纪了还这样唱,伤身子的。孟抱朴不搭理孙爱民,膀子仍旧一耸一耸地唱。从白天唱到黑夜,从黑夜又唱到白天。疯了!孟抱朴唱了三天三夜,孙爱民就跟了孟抱朴三天三夜。这天上午,孟抱朴的嗓子终于唱不出声了,唱出了血水,唱昏了过去,孙爱民就流着泪水和村里人把孟抱朴抬进了家里。孟抱朴从床上醒来后,又傻了,也失语了,更谈不上再问村里的什么事了。

孟抱朴疯了傻了,村里不能没有人主持,镇政府经过再三研究就换上孟抱朴的堂侄孟繁金。

这期间,孟家村已经发起来了三大村办企业,孙爱民掌握的金达变压器厂、孟庆奎掌握的抗生素原料加工厂和孟繁金掌握的粮油加工厂。这三大村办企业是孟抱朴在国家计划经济的夹缝里,不显山不显水,一步步做大的。金达变压器厂是原“孟家村铁木业加工厂”发展起来的,抗生素原料加工厂和粮油加工厂是金达变压器厂下的蛋。孟抱朴把金达变压器厂交到孙爱民手里时,固定资产已经过二千万元,每年利税在100万元以上,是孟家村的龙头企业,不但负责村里百分之五十以上的农业税,正在投资建设的孟家村新村,挑的也是大头。


孟抱朴疯了傻了,在村里不干了,金达变压器厂厂长孙爱民在很多人眼里就是孟家村里的老大了,金达变压器厂的一个副厂长就窜弄孙爱民说,孟抱朴手中的那张桌子,可是两三千年的物件做成的!谁得到手里,谁就有好运气。你是咱村里名副其实的老大,决不能轻易就让这张桌子落在孟繁金的手里!孙爱民当场没有吱声。不久,因为金达变压器厂里一个小小的质量事故,孙爱民也没和任何人商量就罢免了这个副厂长的职务。理由非常简单,新形势下,这个人已经不适应再做金达变压器厂里的领导了。

孙爱民处理金达变压器厂的副厂长一事,在村里震动很大。新任村长孟繁金在家里喝了三天闷酒,孟庆奎岭上他的秘书,趁机上国营大华制药厂签供货订单去了。这件事发生之后,疯了傻了的孟抱朴突然清醒了似的,抱着那张桌子就往各家送,不隔门,也不漏户,一家一家挨着送。孟抱朴抱着桌子先去了堂侄孟繁金家,孟繁金正好在家,看到老叔孟抱朴送桌子来了,脸立马吓蜡黄了,“扑通”给孟抱朴跪下,说,老叔,你饶了我吧。孟抱朴“哈哈”傻笑了几声,就抱着桌子去了别家,没有一个人敢接的。

从那天开始,孟抱朴脸不洗也不换衣服了,邋里邋遢整天抱着桌子在家里出出进进,见人就把桌子从怀里往前一推,哑巴似的“啊啊”大叫着往人家怀里送,人家不要,他就撵人家,人家跑远了,跑没影了,他就抱着桌子站在那里“哈哈、哈哈”傻笑,树上的树叶子就开始“哗啦哗啦”往下落了。

桂花不信孟抱朴会傻会疯,很生气,就说孟抱朴,你说你这个死老头子,你整天抱着这张桌子装啥熊样子!这是能吃还是能喝?!孟抱朴就把桌子抱得更紧了,像桂花要抢他的。桂花看着这张桌子想起过去的岁月,不免有些辛酸,也就不再管他了。孟抱朴白天抱着这张桌子在外面跑,来家吃饭、睡觉也不放下这张桌子。桂花瞅孟抱朴不注意给他藏了扔了,他就满地找桌子,找回来,仍旧抱着,搂着。新找回来的桌子,一只苍蝇跟过来了,又偷不动这张桌子,他也会吓得浑身打哆嗦。桂花根本不管孟抱朴这些,只要是他顾不上了,桂花就把这张桌子随便往院子里一扔,任凭风吹雨打,太阳晒。这么些年来,经过这么折腾这张桌子,腿腐朽了,桌面也霉变了,像一块破抹布,散着一种恶臭,桂花见了就恶心。


2003年“非典”过去之后,留美硕士孟祥德和军医大毕业的汪筌结婚了,7月中旬来老家看爷爷孟抱朴奶奶桂花。孟抱朴虽然还傻着疯着,却不再抱着桌子往外跑了,什么都听孙子和孙媳妇的。尤其孙媳妇汪筌的话,孟抱朴句句都听,汪筌让他怎么着他就怎么着。汪筌,说,爷爷,那张桌子都烂成那样了,咱不要再要了。孟抱朴就乖乖地把那张桌子放在墙角,不再去招惹它了。孙子孟祥德和孙媳妇汪筌给孟抱朴洗了脸,理了发,刮了胡子,换上一身深色的老年休闲装,孟抱朴就红光满面,福气腾腾了。

这天上午,天气很好。孙子孟祥德领着孟抱朴去村里的澡堂洗澡,奶奶桂花让草庙的娘家人找去商量事情,汪筌在家给爷爷奶奶收拾屋子。汪筌最看不上墙角那张破烂桌子了,拿把斧头,砸吧砸吧就扔到了灶火窝里去了。从娘家回来的奶奶桂花给孙子小两口炖羊肉,就当劈柴烧了,烧的满院子肉香味。孟抱朴和孙子洗澡回来,让孙子搀扶到沙发上,孟抱朴就抽送着鼻子嗅嗅这里,嗅嗅那里,像在闻什么味道。孙子孟祥德也学着爷爷孟抱朴抽送着鼻子乱闻,汪筌也跟着闻,闻了一阵子,就闻到了从厨房里飘来的肉香味,汪筌就趴到爷爷的耳朵上说,爷爷,是我奶奶在炖羊肉。孟祥德闻了闻,的确是奶奶的大炖羊肉味,就拍拍媳妇汪筌的肩膀说,丫头,你看着爷爷,我出去转转。孟祥德说过,就出门走了。

孟抱朴不信,鼻子仍旧这里伸伸那里伸伸,突然看到墙角那张桌子没了,扶着沙发扶手哆哆嗦嗦站起来,就问坐在他身边的孙媳妇汪筌,说,筌妮,桌子哪?孟抱朴说话了,还叫出了孙媳妇汪筌的名字,汪筌一激动眼圈就红了,上去搀扶着孟抱朴,就呜咽了,泪水也流出来了,摇晃着孟抱朴的胳膊,说,爷爷,您说话了?

汪筌见孟抱朴开口说话了,太激动了,就对着外面大喊大叫,奶奶!德子!快来呀!爷爷说话了!汪筌见外面没有什么响应,就和孟抱朴继续说,爷爷,您还认得我是筌妮……孟抱朴就抓着汪筌的手,看着汪筌的脸,很慈祥地笑,汪筌的泪水就流的更欢了。汪筌就接着问孟抱朴,说,爷爷,您说哪张桌子?

孟抱朴就说,筌妮,我说墙角的那张烂桌子……汪筌就擦了一下泪水,看着孟抱朴,笑了,说,爷爷,你说墙角的那张烂桌子呀!我砸了!扔到灶火窝里让俺奶奶烧锅炖羊肉了!孟抱朴听孙媳妇汪筌这么一说,鼻子也不抽送了,慢慢坐下来,思索了一下,又扶着沙发扶手站起来了,两眼大放光彩,看着孙媳妇汪筌傻笑着说,筌妮,我说这羊肉炖的咋恁香,像放了烟土……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账号

本版积分规则

手机版|联系我们|免责声明|网购分享吧 ( 豫ICP备18037174号

GMT+8, 2019-11-17 04:57

Powered by Discuz! X3.1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